白枝

拖延症晚期,梗和稿子一大堆就是不写,夭寿。

【朱修】 脑洞1号 ①起名

  朱雀不是第一次爬这座山了,山上的景色还是原来的样子,可是这一次他确实是真真正正的,迷路了。

  真的。他只是一不小心滑下了一个好像是突然出现但是又很平常的大坡,然后原路爬上去后就一脸懵逼了。他对这座山还是挺熟悉的,可是眼前这个地方他真的没来过,也不是他熟悉的地方。

  于是他只能漫无目的的在这片他不熟悉的地方闲逛。因为这山除了蛇一些小动物其他大型的猫科类食肉类都是没有的,所以朱雀并不担心有动物袭击自己。

  走了一段路,他好像听见有人在痛苦的哼哼,听声音应该是个男人。朱雀以为是其他爬山落单并且受伤了的驴友,便闻声寻去。

  拨开挡路的树枝,发现是一个黑色头发的男人,正赤#身#裸#体#的蜷缩在地上,不停的发出小声且痛苦的呻#吟。

  【喂!喂!你还好吗?】朱雀顾不得他有没有穿衣服赶紧走了过去把男人扶起,可是男人一动不动只是无意识的呻#吟,双手捂着腹部,腹部一片血红,像是被什么东西划开了一道口子。

  【天呐。他不能这样拖下去,必须快点去医院包扎。】朱雀看着男人腹部还在往外流的血心想,于是他想抱起男人跑出山去,可是男人好轻,轻得朱雀都没反应过来,结果用力过猛差点仰面摔倒。

  【这人怎么这么轻啊?跟只猫一样重。】朱雀稳了稳身形,撒开步子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朱雀感觉身旁的景象变得熟悉了,然后就到了他的车旁,朱雀将那人放到后座后,回头看了看他出来时的那条路,可是他却怎么也没找见,他面前根本没有路,只有高大的灌木丛和杂草。

  朱雀也没多想,毕竟他车上还有个不知名的急危重症大病号需要去医院治疗。他坐上驾驶座,立刻驱车去了里这里最近的医院。

  男人的腹部缝了二十几针。医生说,这人真神奇,在荒郊野外被划开这么大个伤口居然没有感染,而且口子也很浅,没有伤到内脏只伤到了肌肉层,简直少见。

  医生还说让这人在医院观察几天,如果没有感染就可以拆线回家了。朱雀交完医药费后回到那男人所在的病房,男人穿上了医院的病号服躺在床上,手上有护士刚打上的针,针连着挂在床旁的吊瓶,有些苍白的脸已经没了方才疼得变样的表情,而是像睡着了一样。

  朱雀这才好好的打量着这花了他一笔不小医药费的男人。这人瘦瘦的,也不是皮包骨的瘦,瘦得有型,瘦得不显病态。男人的头发黑得好看,是那种表面看上去就很柔软摸上去也很柔软并且发型也是天然的那种好看。这男人的脸美得不行,美得朱雀无法形容。

  几个小时后,麻醉的时效过了,男人也渐渐的醒了过来,这人的眼睛居然是紫色的!

  朱雀有些震惊,美丽的脸配上紫色妖艳的眼眸,这男人美得仿佛是小说里那些诱人的妖精。

  【你,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朱雀坐在男人床旁的椅子上,看着他怔怔的问道。

  【什么感觉?你是谁?这里是哪里?】男人一脸疑惑的看着朱雀,好像他并不知道自己受伤的事情。

  【我叫枢木朱雀,是日本人,也是XA公司天朝分布的执行官,这里是医院,你是我在爬山的时候遇到的,你当时……】

  【等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我是谁?你直接告诉我。】男人打断朱雀的话,【我根本不认识你,我只知道你受伤了然后我救了你。】朱雀实话实说。

  【……】男人陷入了沉默,【那,我给你起个名字?看你的眼睛你应该是混血,给你起个外国人的名字吧,就叫……鲁鲁修好了。】朱雀看着男人失望的脸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没经过脑子的把这一溜话说了出来,说完就默默的后悔了。

  【鲁鲁修……吗?可以,那以后我就叫鲁鲁修了。】朱雀没想到男人居然同意了自己起的名字,【鲁鲁修·兰佩路基。鲁鲁修是名字,兰佩路基是姓。】朱雀补充。

  【嗯,我感觉我的姓有点拗口。】鲁鲁修反驳道,可是脸上并没有不喜欢的样子,看起来反而是有些欣喜。

                                                                               待续.

(*¯﹀¯*)
hhhhhh起名废的我果断把名字定为了脑洞。如果到时候能写完的话就再去想名字。

现在给他们的设定是:

人妻美貌傲娇鲁鲁受×忠犬帅气体贴朱雀攻。

我先申明,鲁鲁是妖,现在还没确定是哪种动物,肯定不是常用的狐妖蛇妖之类的,咱可是不常用的妖。

各位要不要猜一猜是啥?

猜对咱下一章发糖。嘿嘿嘿

毕竟咱这种脑子里成天是各种虐梗的家伙写糖也是很不容易的。(*¯﹀¯*)

猜不对咱就慢慢写了。

最近比较忙,实习嘛,实习生都是当机器用的,码出来的文质量可能不是很好,咱有空还是会改一改的。大家随便看看就好。嗯哼~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