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枝

拖延症晚期,梗和稿子一大堆就是不写,夭寿。

【原创】【神亚】哥哥

看到这样一个孩子,所有人都不避免的心疼了。就连独来独往冷血无情杀魔不眨眼且只有十八岁的神田优都不由得有些心疼。


牢笼里仿佛死人一般躺着的男孩大概十一二岁,但不知为什么小小年纪就满头白发散了一地,白得似雪,很是美丽。原本秀丽的额上竟被烙上了倒五角星的恶魔标志,一道伤痕连着星星延下孩子左眼,就像带折痕的闪电,折痕下端还有一道横着的伤痕。这秀气的脸配上那空洞却湛蓝的双眸竟有种凄惨的美。


孩子的手腕与脚踝上拷着冷铁打造的禁锢恶魔的铁链,并且他的整个左手全是血。虽然血已经干了,但还是觉得很狰狞。


“那是谁?怎么这副模样?”


“驱魔师与恶魔的种!”


“啊!那不是试验品壹壹贰伍吗!怎么放在这里!”


“听说是快不行了,打算下周就处死他。”


“唉,可怜的孩子,如果他的母亲不是恶魔,那他的命运就不会这么坎坷了。”


……


神田看着那孩子,心中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小时的自己。


他想收养这个孩子。


他这样想道,手不禁握紧了腰上的六幻。


夜晚。


微凉的晚风和洁白的月光将这个夜晚变得诗情画意。牢笼里的孩子闭上眼,蜷了起来,犹如一只小猫。


神田站在转角的暗处,静候着,他想等那孩子睡熟后悄无声息的带走他。


月上当空,神田见孩子的呼吸平稳了,一刀斩开牢笼,走了进去并将孩子打横抱起。抱着他神田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因为孩子很轻,就像一团人型的棉花一样。


“没事了,从现在开始我养你。”


“带着他留在教团不是很安全,啊,是时候离开了。”


“噢。教团的监视者快出来吧,否则我走了你们不好交代。”


神田自言自语,但是始终不见看守处的监视者出来。


神田撇了一眼看守处,再不说话,抱着孩子转头就走。他的速度很快但很稳,中途斩掉了几只可飞型小监视器孩子也没有醒。


“现在该去哪?没有地方能容纳他了。”神田看着怀中的孩子想到,完全没注意跑到了哪里。


停下来后才发现好像跑进了黑暗一样,路看不见了。


神田的脸色有些不好,跑进恶魔们的狩猎区了。


他还带着这个孩子,怎么办,不好带着他斩杀恶魔。


突然,空间扭曲,黑暗也消失不见,神田发现,这个地方好像不同了,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世界了!


所有人穿的衣服都和神田的不同,女人居然可以穿这么短的裙子!男人居然能剪短发!他们手中拿的会亮的方块是什么!


“这是,穿越了?”神田有些震惊,他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穿越奇怪样式衣服的人们,再看看自己,有些不可思议。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