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枝

拖延症晚期,梗和稿子一大堆就是不写,夭寿。

【原创】【朱修】只是就这样而已 1

身为落魄的贵族,鲁鲁修从未这样以自己最为羞耻的姿态给他看过。
满身伤痕的穿着带有血渍的破旧白衣躺在钢制的铁笼里,手上脚踝上都扣着冰冷漆黑的又厚重的链子。
笼外的那个棕色卷发的翠眼男孩生手中拿着铁笼的钥匙。
“求我吧。求我我就开门带你走。”那个男生柔声的说到道,翠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
“滚开!我不需要你虚假的救赎!”鲁鲁修狠狠的瞪着男生,紫色的眼中充满着绝望,因为他知道那个翠眼的男生是谁。
枢木朱雀,那个为了争夺家主刹父的人。
“呵呵。鲁鲁修,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叫我滚开?我说过的,我一定会得到你。”朱雀居高临下的看着铁笼里的鲁鲁修,语气中完全没有丝毫的爱怜。
鲁鲁修彻底绝望了。那个爱笑开朗的男生没有了,现在的他只是一条冷血的蛇,疯狂的带着自己的人撕咬着这个世界。
“卡啦”
铁笼的门被打开了。鲁鲁修用尽剩下的力气努力的将自己缩到铁笼的角落,远离铁笼的门,远离门外的那个男生。
朱雀大步走进铁笼,一把抓起缩到角落的鲁鲁修的头发,拉到自己的脸前。鲁鲁修吃痛的叫了一声,这一动还扯开了刚刚结痂的伤口。伤口渗出了鲜红的血,破旧的白衣再次被他的血渲染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远离我?我,很恐怖么?”朱雀的翠眸紧紧盯着鲁鲁修的紫眸,眼中读不出丝毫的感情。
鲁鲁修微微颤抖的身体暴露了自己的答案,朱雀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接下来那个肆虐的吻,就像一头野兽在品尝着自己的猎物,暴力又不失温柔。
朱雀见鲁鲁修实在受不了了才放开了他。
“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朱雀再一次在他耳边警告了一次,然后解开了禁锢着他的手镣和脚镣,打横抱起,走出了铁笼。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