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枝

拖延症晚期,梗和稿子一大堆就是不写,夭寿。

#钟馗
#王者英雄千万种,独爱钟馗他一人(??人?)
#芝麻脑背景
#同人/可能会ooc/崩了的话别打我!

写手:白枝。

漫无目的的游历,已经完全融入了钟馗的生活,成为了习惯。习惯一但养成了就很难改变,钟馗也这么觉得。

羊角钩跟随他很久了,也忘记是在哪得到的了,不知不觉就带着它到处走。

钩绳落地成杖,在他累的时候还能靠着佯装神秘。

家常便饭的四处除灵真的真的太无聊了,让他觉得生活除了到处游荡就单一得不行,没有一点伟大的抱负。

可以说全国各地都有他的朋友,就是那种提前说一声要来做客就能很好招待你的朋友。

但就是没有最好的那个。

“自会有归属,什么都别做,就行了。”庄周淡淡的说。

能遇到神秘的预言家庄周应该是钟馗无趣人生中的一道小插曲,乱走就能进入他的梦境见到本人,真是太幸运了!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钟馗问。

庄周微微勾起嘴角,“知道,可这是秘密。”钟馗无语,奈何种族这东西还是天机?难道我是神?他心想。

“乱猜点什么?时候到了你会知道的。”庄周不满的揭穿了钟馗的心里嘀咕的小九九,伟大的预言家大人居然能看透内心。

“好了我不问了……好困,走了。”钟馗觉得他想的庄周都能知道,那就不用说出口了,“再见。”他头也不回的跟庄周说。

他跟庄周见面到离开也就真的只说了上面那么几句话,然后他就再也没遇到过庄周。

钟馗虽然喜欢动物,但是龙这种动物他接触得还是算少的。

他的朋友里也有驯龙的,他们的龙基本都是从小培养到大的,感情很深。

感情深就代表分开后受到的伤害就越大,钟馗游历期间曾为一名失去龙的驯龙师除灵,好像没成功,导致那人还是执迷不悟的去找了甄姬,后来就被驱逐出驯龙团了。

窗口下方是院子的水池,入夏后,每晚就会有蛙鸣响起,此起彼伏,直到天亮。

钟馗也不厌,就合着睡了。

当决定加入黑市时他自己也觉得很神奇。游历的习惯得慢慢改掉了吧?钟馗那时这么想到,结果后来还是到处跑,简直就是个移动的情报局。

不过这也比不上黑市的有趣。

当真是言灵了庄周的“自会有归属”。



真的真的好喜欢钟馗!!!(神经病)
_(¦3」∠)_

大概是新的文风。

【自家本丸的日常琐事】2

不定期更新
有私设,可能会ooc,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巨坑

写手:白枝。

正文:

自上次萤丸掉落没通关,婶婶就对这种刷掉率的刀失望了。

然而官爸爸总能出点上天的活动逼着婶婶忍不住肝。

这次的出的酒鬼本,婶婶第一次动用了所有队,肝得天昏地暗,即使没肝出任何一把刀。(( ≖_≖​)👎)

通关了。

4队各刀都伤得不轻,一队dalao们个别轻伤;二队两位枪哥辜负了婶婶的培养连对面的刀装都刺不穿,为了修他们修得倾家荡产;三队爷爷频繁飙车带领着江雪2号和咖喱爆衣杀得对面片甲不留;四队的小短刀们打一场下来爆衣的就有3个,看着满屏的腿婶婶眼睛都直了。

江dalao喝着茶瞟了一眼正在修复的江二,江二刚刚缓过来,平了平心情。

“真狼狈,下次小心些。”

江dalao递了一杯刚倒的茶给江二,看着他说道。

江二诧异的看向他,但还是接过了冒着热气的茶。

“是,前辈。”江二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咖喱你还好吗?”光忠回到本丸修好后马不停蹄的把马给喂了然后又跑来看还在修着的咖喱。

咖喱淡淡的看着他,随后又低下头。

“嗯。”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光忠笑了笑用力揉了咖喱的头,“咱们的马我喂过了,你不用太操心。”

“嗯。”你总是能做好所有事。咖喱想到。

“啊!今晚是我煮饭,我先过去了,等会你好了到厨房帮我。”光忠拍拍他的肩,笑着道,然后离开了修复室。

咖喱看着他的背影,不知在想着什么。


(:3_ヽ)_真的要对官方的掉率失望了,刷了4天一把没掉,还把我修得哭穷。

画风突变?(´-ι_-`)天知道我画了只啥

有舍有得 ①

有舍有得
写手:白枝
猎鱼人田忌(第N代)X人鱼孙膑

石头凹槽里,躺着一尾罕见的蓝色人鱼。

是清澈的蓝。

它被各种美丽好看的花包围着,手里还握着一把生锈的旧匕首,匕首上缠绕着令人作呕的暗色水草,被水草一同掩盖的是匕首上精密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花纹。

人鱼仿佛是睡着了,胸口微微起伏,没有太大的波动。

田忌小心翼翼的掰开人鱼的手,把匕首弄了下来。

“啊……真恶心,水草都坏掉了,黏糊糊的,这人鱼竟还敢抱着它睡觉…”他一脸嫌弃的用从船上带下来的破布擦去匕首上的水草,一边小声的嘀咕道。

就在这时,人鱼的手突然微颤了一下。

待田忌察觉到人鱼已经醒了的时候,已经晚了。

苏醒的人鱼猛的扑向田忌,田忌几乎能感受到人鱼手蹼所伸出的利爪划破空气的声音,身为猎鱼人的他下意识用手中的匕首捅向人鱼最柔软的腹部。

但,人鱼没有伤到他,只是把手蹼放到他的肩膀上,然而他却想要了人鱼的命

“唔……阿忌…终于……等到你了…”

人鱼苦笑着对田忌说道,语毕,倒在了地上。

蓝色的血顺着伤口流出,与地上暗蓝色的海岩几乎融为一体。

田忌愣了一下,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赶紧为人鱼处理伤口。

勉勉强强缠好纱布,田忌才把匕首擦干净收了起来。

莫名其妙,身为猎鱼人的我为什么要救他?

田忌苦恼的看着自家水缸里的人鱼,人鱼蓝色的鱼尾还是那么美丽,就如同他的面容,精致得完美,淡金色的长发在水中漂浮着,整个人就像从天而降的天使,高洁且不可亵渎。

他现在才回想起人鱼对他说的话,人鱼认识他!

但是他对这条人鱼一点印象都没有,因为他从没见过长相如此好看的人鱼。

在他从出生到现在的记忆里,人鱼都是凶残丑陋的怪物,没有人性,没有社会,嗜血成性,杀人不眨眼。而且,人鱼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他们只会发出刺耳的蜂鸣声!

看来得等他醒了再问他了。

田忌盯着人鱼,摸了摸嘴唇。

又……又开了一个坑…

【惇云】火蛾 ①

夏侯惇X赵云
年上

星际军文
长篇巨坑

写手:白枝在努力填坑(卡文了)+谢珏 @光 ←万年拖更狂魔

夏侯惇为救新兵瞎了一只眼。

“上尉,抱歉,可能要撤掉你的职位了。”关羽苦笑的指了指眼睛,正对面的夏侯惇无奈的也笑了笑,“我知道,我知道。”

从办公室出来,迎面撞上了那个害他瞎了只眼的新兵。

新兵长得清秀,五官端正,正值大好年华,他这样的老头子再过不久也该退伍回老家结婚带孩子了,他从未怪过这个新兵。

新兵见着夏侯整个人一愣,有些不自然的想往后退,但是又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昂首挺胸的走到了夏侯面前。

“上尉,对不起。”那孩子竟鞠躬跟他道歉,吓了夏侯一跳,“哎哟,小子我没事儿的,不用鞠躬,你这样我可受不起。”

夏侯赶忙把新兵扶起来,男孩脸微红,跟做坏事被发现了一般。真是小孩子习性,还脸红。夏侯勾着嘴角,笑问,“小子,你知道那个老兵呆的那个连在哪边吗?”

“啊…在后方的船舰……那什么…我带你去吧!”新兵害羞的转过身去,夏侯笑了,真是可爱的男孩子,他想道。

这时的夏侯并没有注意的那个他认为的新兵的肩章,一杠三星。

未完.

【自家本丸的日常琐事】1

不定期更新
有私设,可能会ooc,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巨坑

写手:白枝

江雪和太郎是本丸里的老大,又厉害又护短。

山伏和尚是一队里的新人,对于能加入一队的刀刀们婶婶是格外的照顾,刀装全是特上,还给了护身符和马。

这天,婶婶让江雪带新人们刷经验,不曾想一队的和尚竟然遥遥领先其他新人,屡屡全场最佳。

看在和尚等级快与一队其他刀差不多同等,婶婶就让他跟着一队开荒去了。

荒地的对手比经验队的人强了不少,在其他队友帮助下和尚勉勉强强站得住脚,可是再强的就打不过了,护身符也因此消耗掉了。

“小心。”小狐丸一刀解决了只被和尚削去刀装的敌人,救了中伤的他一命。

“谢谢前辈…”回到本丸,和尚与正和他一起修复的小狐丸道谢。

“没事。”小狐丸毫不在意的笑道。

又一次开荒,不知为何对手竟只针对和尚,一回合下来刀装没了人也是轻伤。

“混蛋!扫平你们!”太郎气得打出了全力一击,江雪也不甘示弱,两刀全力一击解决了剩下的所有对手,也因此开荒成功。

“以后这些敌人交给我们,欺负新人…不想活了!”太郎回来后一直愤愤不平,他一边拍着和尚的肩一边道。

江雪默不作声,喝了口茶,轻点了点头。

作者:咱家太郎跟江雪真的超护短,每次刷本只要比他们弱小的刀被打了他们都会有爆出全力一击干翻对面。

【邦良】改过 上

CP:邦良
BE。虐。有私设。没写完。

写手:白枝。

正文:

富人区的别墅群,红灯区的不夜天,从天堂到人间不过一瞬间。企业倒闭破产,家庭妻离子散。

就像是做梦一样,梦醒了,一切归零,从新开始。

刘邦从梦中惊醒,空气中腐败的味道提醒他这残酷的现实。老土的蓝黑色被褥掉在地上,没有瓷砖的地面上还残留着劳保鞋带来的黄土,小小二十平米的出租房里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个柜子。

“砰砰砰…”
“走了!不要管他们!快走!”
“啊!”
“警察!不许动!”……

门外有些吵,刘邦穿好鞋,准备起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嘣!”

外头的人竟踹开房门,拿着他不认识的枪指着他,“警察!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刘邦皱了皱眉,缓缓举手,眯着眼观察拿枪指着他的警察。

年轻的脸,精致的五官,黑色帽檐下是淡金色的短发,蓝色的眸,凌厉的眼神,合身的黑色警服无时无刻不透露着一股正装禁欲的气息,若是没有指着他的枪的话

“嘿,小哥,你是外国人吗?”刘邦不要脸的跟小警察搭话,殊不记得自己胡子拉碴的脸还有掉了一边肩膀的白背心,他这一身行头在小警察眼里就像是个刚卖完屁股的鸭。

小警察厌恶的皱眉,没理他。

刘邦自讨了没趣也就没再说话。

“0311,把人都上上手铐,带回局里审问。”门外有人道,那小警察走过来给刘邦拷上了手铐,将他带离了那个破烂的出租房。

浸血的牛仔外套和褐色外裤在木板床的夹层里静静的躺着,没人发现。

“呃,这是为什么要审问我啊?我住的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吗?”面对审问,刘邦疑惑的反问道。

“旁边酒吧有人被杀,据证人所述嫌疑人就住在这边平房。”那人转着笔,看着刘邦,“并且那人还有可能是在逃人员。”

“噢?那可真是太严重了,不过我哪里敢杀人呐,我的仇家早就得到他想要的了,我现在沦落到搬砖都是他所赐。”刘邦不以为然的挠了挠头,手铐因这动作发出了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你叫什么名字?”那人放下手中的笔,正视刘邦道。

“刘季。”刘邦也不甘示弱的正视那人。啧,还是那个小警察养眼,这人的红色头发看着真不舒服,刘邦心道。

“刘季?”红发警察敲击着键盘,“本市的户口里没有你,说实话,你到底是谁?”这人看刘邦的眼神越发的冷了。

“我真的叫刘季啊,但是我不是本市的,我也不记得我是哪的人了哈哈…我脑袋以前被仇家打伤了,有些事情不记得了…”他边说边撩起左额的刘海,刘海下是一道狰狞的疤痕,大概有五厘米长,像是被人用刀剜去了一块肉,疤凹陷下去的皮肤呈暗肉色,估计当时没处理好才留下这样的痕迹。

那人见了伤疤,没再追究户口,只问了些有关案件的问题,刘邦当然是一问三不知,于是那人只得把刘邦放走了。

消除了嫌疑的刘邦刚出警察局大门,便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有人在看他!

“谁?”他回头,竟是那好看的小警察。

“我绝对会抓住你的!你这个恶心的‘演员’!”小警察咬牙切齿的对他说道,没有掩饰丝毫的恶嫌之意。

“哈?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好看的张良小同志。”第六感吗?真是厉害。他眯起眼看着小警察笑了,那笑容就像是被经过熔岩淬炼后爬上岸的恶魔。

张良没再说话,怒视着走出警局的刘邦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刘邦是在警局里的警员一览表上看到了那个好看的小警察的名字,张良。

原来是中国人呐,张良,张良,多书生的名字,这孩子咋不读书来当警察啊,浪费了好名字。刘邦嘀咕着来到了一处酒吧,此时是午夜,正值酒吧最热闹的时候。

又死人了,又是那个事件的关系人。

张良和韩信又是连着几个夜晚突击检查,还是找不到凶手的一丁点消息,毕竟是发生在酒吧这样混乱的地方,人流量大,找不到证人也没有监控,案件进展得十分困难。

“我都说了!上次那个刘季有重大嫌疑!你怎么就不相信呢!”张良撑着额头,看了看手上的资料抓狂的责怪道,眼底黑色的眼圈反应出了他的疲惫。

隔壁桌的韩信闷闷的回,“咱们搜不证据不能抓人啊,而且他和那人又不同名,又不是本地户口,还是个打零时工的,落脚点每天都不同!”

“我看他那样子就像个鸭,咱们干嘛不去鸭店找找?”张良想了想提议道。

“你傻逼啊,都说不能以貌取人了,啊啊啊啊啊!快点看完资料吧!我想睡觉!再不睡我感觉我都要死了!”韩信说完,就没再出声,张良也只得抓紧时间看手中的资料。

终于,一个都不剩了。

刘邦点了根从尸体上搜出来的烟,坐在居民区其中一栋楼的屋顶上。

“呼…”

吐出一口白烟,他感觉一身都松了。可能是真的杀上瘾了,真是比烟瘾还难克制。

刘邦杀掉了那几个抢走他公司和妻儿的混蛋,就连他自己的妻儿也没放过。

背叛自己的人,再要来又有何用?不如都杀了干净利落。他下刀时是这么想的。

我,究竟是怎么学会杀人的呢?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呢?

刘邦仰头,看着黑色的夜空想到。

刘邦从小就不缺什么,家庭条件还算富裕,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感觉自己的心境发生了变化,仿佛分裂了,一半是正常的,一半是病态的。

正常的很正常,没有任何不同。暴虐的一面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例如在老师责怪他没写完作业时,他的脑海中会有将老师分尸并大卸八块的场面,随即嘴角露出骇人的弧度,就像杀人狂魔在杀人时会狂笑不止一样。

他见过自己这样的笑容,毛骨悚然的微笑。

就在他一下跌落谷底的那段时间,他做了一个完美的杀人计划,杀人于无形,也能保证自身安全。

然而如今计划都已实施完毕,他却没有了生存的目的。

死,又不想死,活,活着又能干嘛,老子身上这么多条人命。

【不如,换一个人生继续生活下去?】

脑海里浮现出这句话。

换一个人生?也行,反正有的是时间。

他想着,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微笑。

夜,越发的深了。

三年后。

月初是新起的gay吧,在C市为数不多的酒吧里算是个突兀新人。

刘邦居然在今晚的舞会上看到了当年的那个小警察。

经过三年的沉淀洗礼,稚嫩的脸平添了许些成熟,身材还是那样的好,没有大腹便便的趋势。

喝了酒的张良随着人群舞动着,眼神迷离没有焦虑,刘邦走到他跟前了都没认出。

没认出也是应该的,刘邦的外貌与当时与他相见时完全不一样了。紫发梳理整齐,还用发胶固定好,左额曾经半长不长的刘海也稍做修整,恰到好处的遮住那道疤痕,胡子也剃得干干净净,衣着黑色西装,看起来就像商业精英。

“哈喽,张良好久不见了呐。”刘邦抓过张良手臂,将他拉到自己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

你毫无防备的样子就像是一只可口的小羊。刘邦看着他舔了舔嘴唇。

待续。

【邦良】你好,再见。序

设定:邦良,be,会有ooc,psycho-pass世界观(不懂请自行百度或补番,本人在此不做过多介绍),架空。

写手:白枝。


为什么我要遭这样的罪…肚子好疼啊

“哈哈,小娘们脸不错,等警察来了我们就同归于尽!反正你色相也干净不起来了!”

呃…喘不过气好难受…脖子也好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睡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