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枝

拖延症晚期,梗和稿子一大堆就是不写,夭寿。

李轻策/不过烟雨

江南烟雨淅沥,沿着石瓦屋檐滴滴落下,哒哒的砸在青石板台阶上。李轻策戴着雨衣防水的连衣帽,背上背着黑色的旅行包,防水耐磨的黑色高邦马丁靴轻踏过墨青色的青石板,竟没发出一丝异于雨声的脚步声。

她最初的记忆是江南的烟雨,之后,随着父母的四处奔波,这份记忆被层叠的场景压在脑海深处,直到再次驻足江南,才被想起。

雨在不知不觉中停了,只剩那还未散去的水雾。

李轻策打开挂在胸前的防水单反,对着这云雾按下快门。

……

夜晚的黑衬托出了台灯的明,桌案上戴着金丝眼镜的女人就着灯光低头不语的奋笔疾书,左手所执的黑色钢笔在灯光下随着写动而一闪一闪。

恍然间,女人好像察觉了身后的目光,转过头来,放下了笔,“怎么了?睡不着?”她声音柔和,就跟所有的母亲一样,目光里也不见那伏案时的严谨,只剩那特有的温和。

画面上下晃动了一下,女人笑了笑,让她到她身旁去,随之画面向女人靠近。

女人抱起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轻策,知道这个植物是什么吗?”女人拿起笔,用笔指指本子上的一种植物彩图,柔声问道。

“不知道。”

女人也不责怪,笑着给她解释,可不知她竟慢慢睡着了。

窗外的夜空里有着美丽的银河,而院子里却有夏日的气息,安详,平静。

……

“秋意凉,起寒烟……”李轻策听着歌,撇了一眼车窗外快速掠过的街边景色,她其实一直都不太屑于未来的,她喜欢曾经的日子,就是那些只能留在相机视频回忆里的日子。

刚入秋的南方城市已经开始有些凉意了,还时不时会下一些更凉意袭人的秋雨,每到此时,她都会不知不觉的看着雨中的景,渐渐沉浸入自己的回忆。

……

丧尸爆发的时候,小小的她还在她家那个小小的两层小楼里睡觉。

父亲贴在墙上的灵符起了作用,即使丧尸们破院而入,却止步于屋前。

小人醒来后,习惯性的看了一眼窗外,竟没有被骇人的丧尸吓到。她默默地盯着窗外蠢蠢欲动的丧尸们,眼底是她这个年纪不可能有的深邃与冷静。

……

救援队全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说着拗口的外语,他们披荆斩棘来到她家前,见到她的时候都愣住了,这位小小的受困者怎么过得这么滋润?

“你好,美丽的小姐,我们是外派救援队的,我是队长列夫。”高大的金发男人敲了敲透明的窗户,用听着有些奇怪的中文对李轻策说,李轻策看了看他们,笑着指了指大门,“请从大门进来。”她说。

救援队一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走向了大门。

(未完)

算是轻策的人设背景(?),很久以前写的,还是打算发老福特存起来,但因为不知道夜无的账号所以没有艾特她。文笔退步得厉害,都不敢写文了。

年纪轻轻的吸什么大护法啊。

#钟馗
#王者英雄千万种,独爱钟馗他一人(??人?)
#芝麻脑背景
#同人/可能会ooc/崩了的话别打我!

写手:白枝。

漫无目的的游历,已经完全融入了钟馗的生活,成为了习惯。习惯一但养成了就很难改变,钟馗也这么觉得。

羊角钩跟随他很久了,也忘记是在哪得到的了,不知不觉就带着它到处走。

钩绳落地成杖,在他累的时候还能靠着佯装神秘。

家常便饭的四处除灵真的真的太无聊了,让他觉得生活除了到处游荡就单一得不行,没有一点伟大的抱负。

可以说全国各地都有他的朋友,就是那种提前说一声要来做客就能很好招待你的朋友。

但就是没有最好的那个。

“自会有归属,什么都别做,就行了。”庄周淡淡的说。

能遇到神秘的预言家庄周应该是钟馗无趣人生中的一道小插曲,乱走就能进入他的梦境见到本人,真是太幸运了!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钟馗问。

庄周微微勾起嘴角,“知道,可这是秘密。”钟馗无语,奈何种族这东西还是天机?难道我是神?他心想。

“乱猜点什么?时候到了你会知道的。”庄周不满的揭穿了钟馗的心里嘀咕的小九九,伟大的预言家大人居然能看透内心。

“好了我不问了……好困,走了。”钟馗觉得他想的庄周都能知道,那就不用说出口了,“再见。”他头也不回的跟庄周说。

他跟庄周见面到离开也就真的只说了上面那么几句话,然后他就再也没遇到过庄周。

钟馗虽然喜欢动物,但是龙这种动物他接触得还是算少的。

他的朋友里也有驯龙的,他们的龙基本都是从小培养到大的,感情很深。

感情深就代表分开后受到的伤害就越大,钟馗游历期间曾为一名失去龙的驯龙师除灵,好像没成功,导致那人还是执迷不悟的去找了甄姬,后来就被驱逐出驯龙团了。

窗口下方是院子的水池,入夏后,每晚就会有蛙鸣响起,此起彼伏,直到天亮。

钟馗也不厌,就合着睡了。

当决定加入黑市时他自己也觉得很神奇。游历的习惯得慢慢改掉了吧?钟馗那时这么想到,结果后来还是到处跑,简直就是个移动的情报局。

不过这也比不上黑市的有趣。

当真是言灵了庄周的“自会有归属”。



真的真的好喜欢钟馗!!!(神经病)
_(¦3」∠)_

大概是新的文风。

【自家本丸的日常琐事】2

不定期更新
有私设,可能会ooc,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巨坑

写手:白枝。

正文:

自上次萤丸掉落没通关,婶婶就对这种刷掉率的刀失望了。

然而官爸爸总能出点上天的活动逼着婶婶忍不住肝。

这次的出的酒鬼本,婶婶第一次动用了所有队,肝得天昏地暗,即使没肝出任何一把刀。(( ≖_≖​)👎)

通关了。

4队各刀都伤得不轻,一队dalao们个别轻伤;二队两位枪哥辜负了婶婶的培养连对面的刀装都刺不穿,为了修他们修得倾家荡产;三队爷爷频繁飙车带领着江雪2号和咖喱爆衣杀得对面片甲不留;四队的小短刀们打一场下来爆衣的就有3个,看着满屏的腿婶婶眼睛都直了。

江dalao喝着茶瞟了一眼正在修复的江二,江二刚刚缓过来,平了平心情。

“真狼狈,下次小心些。”

江dalao递了一杯刚倒的茶给江二,看着他说道。

江二诧异的看向他,但还是接过了冒着热气的茶。

“是,前辈。”江二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咖喱你还好吗?”光忠回到本丸修好后马不停蹄的把马给喂了然后又跑来看还在修着的咖喱。

咖喱淡淡的看着他,随后又低下头。

“嗯。”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光忠笑了笑用力揉了咖喱的头,“咱们的马我喂过了,你不用太操心。”

“嗯。”你总是能做好所有事。咖喱想到。

“啊!今晚是我煮饭,我先过去了,等会你好了到厨房帮我。”光忠拍拍他的肩,笑着道,然后离开了修复室。

咖喱看着他的背影,不知在想着什么。


(:3_ヽ)_真的要对官方的掉率失望了,刷了4天一把没掉,还把我修得哭穷。

画风突变?(´-ι_-`)天知道我画了只啥

有舍有得 ①

有舍有得
写手:白枝
猎鱼人田忌(第N代)X人鱼孙膑

石头凹槽里,躺着一尾罕见的蓝色人鱼。

是清澈的蓝。

它被各种美丽好看的花包围着,手里还握着一把生锈的旧匕首,匕首上缠绕着令人作呕的暗色水草,被水草一同掩盖的是匕首上精密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花纹。

人鱼仿佛是睡着了,胸口微微起伏,没有太大的波动。

田忌小心翼翼的掰开人鱼的手,把匕首弄了下来。

“啊……真恶心,水草都坏掉了,黏糊糊的,这人鱼竟还敢抱着它睡觉…”他一脸嫌弃的用从船上带下来的破布擦去匕首上的水草,一边小声的嘀咕道。

就在这时,人鱼的手突然微颤了一下。

待田忌察觉到人鱼已经醒了的时候,已经晚了。

苏醒的人鱼猛的扑向田忌,田忌几乎能感受到人鱼手蹼所伸出的利爪划破空气的声音,身为猎鱼人的他下意识用手中的匕首捅向人鱼最柔软的腹部。

但,人鱼没有伤到他,只是把手蹼放到他的肩膀上,然而他却想要了人鱼的命

“唔……阿忌…终于……等到你了…”

人鱼苦笑着对田忌说道,语毕,倒在了地上。

蓝色的血顺着伤口流出,与地上暗蓝色的海岩几乎融为一体。

田忌愣了一下,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赶紧为人鱼处理伤口。

勉勉强强缠好纱布,田忌才把匕首擦干净收了起来。

莫名其妙,身为猎鱼人的我为什么要救他?

田忌苦恼的看着自家水缸里的人鱼,人鱼蓝色的鱼尾还是那么美丽,就如同他的面容,精致得完美,淡金色的长发在水中漂浮着,整个人就像从天而降的天使,高洁且不可亵渎。

他现在才回想起人鱼对他说的话,人鱼认识他!

但是他对这条人鱼一点印象都没有,因为他从没见过长相如此好看的人鱼。

在他从出生到现在的记忆里,人鱼都是凶残丑陋的怪物,没有人性,没有社会,嗜血成性,杀人不眨眼。而且,人鱼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他们只会发出刺耳的蜂鸣声!

看来得等他醒了再问他了。

田忌盯着人鱼,摸了摸嘴唇。

又……又开了一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