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枝

拖延症晚期,梗和稿子一大堆就是不写,夭寿。

年纪轻轻的吸什么大护法啊。

#钟馗
#王者英雄千万种,独爱钟馗他一人(??人?)
#芝麻脑背景
#同人/可能会ooc/崩了的话别打我!

写手:白枝。

漫无目的的游历,已经完全融入了钟馗的生活,成为了习惯。习惯一但养成了就很难改变,钟馗也这么觉得。

羊角钩跟随他很久了,也忘记是在哪得到的了,不知不觉就带着它到处走。

钩绳落地成杖,在他累的时候还能靠着佯装神秘。

家常便饭的四处除灵真的真的太无聊了,让他觉得生活除了到处游荡就单一得不行,没有一点伟大的抱负。

可以说全国各地都有他的朋友,就是那种提前说一声要来做客就能很好招待你的朋友。

但就是没有最好的那个。

“自会有归属,什么都别做,就行了。”庄周淡淡的说。

能遇到神秘的预言家庄周应该是钟馗无趣人生中的一道小插曲,乱走就能进入他的梦境见到本人,真是太幸运了!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钟馗问。

庄周微微勾起嘴角,“知道,可这是秘密。”钟馗无语,奈何种族这东西还是天机?难道我是神?他心想。

“乱猜点什么?时候到了你会知道的。”庄周不满的揭穿了钟馗的心里嘀咕的小九九,伟大的预言家大人居然能看透内心。

“好了我不问了……好困,走了。”钟馗觉得他想的庄周都能知道,那就不用说出口了,“再见。”他头也不回的跟庄周说。

他跟庄周见面到离开也就真的只说了上面那么几句话,然后他就再也没遇到过庄周。

钟馗虽然喜欢动物,但是龙这种动物他接触得还是算少的。

他的朋友里也有驯龙的,他们的龙基本都是从小培养到大的,感情很深。

感情深就代表分开后受到的伤害就越大,钟馗游历期间曾为一名失去龙的驯龙师除灵,好像没成功,导致那人还是执迷不悟的去找了甄姬,后来就被驱逐出驯龙团了。

窗口下方是院子的水池,入夏后,每晚就会有蛙鸣响起,此起彼伏,直到天亮。

钟馗也不厌,就合着睡了。

当决定加入黑市时他自己也觉得很神奇。游历的习惯得慢慢改掉了吧?钟馗那时这么想到,结果后来还是到处跑,简直就是个移动的情报局。

不过这也比不上黑市的有趣。

当真是言灵了庄周的“自会有归属”。



真的真的好喜欢钟馗!!!(神经病)
_(¦3」∠)_

大概是新的文风。

【自家本丸的日常琐事】2

不定期更新
有私设,可能会ooc,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巨坑

写手:白枝。

正文:

自上次萤丸掉落没通关,婶婶就对这种刷掉率的刀失望了。

然而官爸爸总能出点上天的活动逼着婶婶忍不住肝。

这次的出的酒鬼本,婶婶第一次动用了所有队,肝得天昏地暗,即使没肝出任何一把刀。(( ≖_≖​)👎)

通关了。

4队各刀都伤得不轻,一队dalao们个别轻伤;二队两位枪哥辜负了婶婶的培养连对面的刀装都刺不穿,为了修他们修得倾家荡产;三队爷爷频繁飙车带领着江雪2号和咖喱爆衣杀得对面片甲不留;四队的小短刀们打一场下来爆衣的就有3个,看着满屏的腿婶婶眼睛都直了。

江dalao喝着茶瞟了一眼正在修复的江二,江二刚刚缓过来,平了平心情。

“真狼狈,下次小心些。”

江dalao递了一杯刚倒的茶给江二,看着他说道。

江二诧异的看向他,但还是接过了冒着热气的茶。

“是,前辈。”江二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咖喱你还好吗?”光忠回到本丸修好后马不停蹄的把马给喂了然后又跑来看还在修着的咖喱。

咖喱淡淡的看着他,随后又低下头。

“嗯。”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光忠笑了笑用力揉了咖喱的头,“咱们的马我喂过了,你不用太操心。”

“嗯。”你总是能做好所有事。咖喱想到。

“啊!今晚是我煮饭,我先过去了,等会你好了到厨房帮我。”光忠拍拍他的肩,笑着道,然后离开了修复室。

咖喱看着他的背影,不知在想着什么。


(:3_ヽ)_真的要对官方的掉率失望了,刷了4天一把没掉,还把我修得哭穷。

画风突变?(´-ι_-`)天知道我画了只啥

有舍有得 ①

有舍有得
写手:白枝
猎鱼人田忌(第N代)X人鱼孙膑

石头凹槽里,躺着一尾罕见的蓝色人鱼。

是清澈的蓝。

它被各种美丽好看的花包围着,手里还握着一把生锈的旧匕首,匕首上缠绕着令人作呕的暗色水草,被水草一同掩盖的是匕首上精密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花纹。

人鱼仿佛是睡着了,胸口微微起伏,没有太大的波动。

田忌小心翼翼的掰开人鱼的手,把匕首弄了下来。

“啊……真恶心,水草都坏掉了,黏糊糊的,这人鱼竟还敢抱着它睡觉…”他一脸嫌弃的用从船上带下来的破布擦去匕首上的水草,一边小声的嘀咕道。

就在这时,人鱼的手突然微颤了一下。

待田忌察觉到人鱼已经醒了的时候,已经晚了。

苏醒的人鱼猛的扑向田忌,田忌几乎能感受到人鱼手蹼所伸出的利爪划破空气的声音,身为猎鱼人的他下意识用手中的匕首捅向人鱼最柔软的腹部。

但,人鱼没有伤到他,只是把手蹼放到他的肩膀上,然而他却想要了人鱼的命

“唔……阿忌…终于……等到你了…”

人鱼苦笑着对田忌说道,语毕,倒在了地上。

蓝色的血顺着伤口流出,与地上暗蓝色的海岩几乎融为一体。

田忌愣了一下,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赶紧为人鱼处理伤口。

勉勉强强缠好纱布,田忌才把匕首擦干净收了起来。

莫名其妙,身为猎鱼人的我为什么要救他?

田忌苦恼的看着自家水缸里的人鱼,人鱼蓝色的鱼尾还是那么美丽,就如同他的面容,精致得完美,淡金色的长发在水中漂浮着,整个人就像从天而降的天使,高洁且不可亵渎。

他现在才回想起人鱼对他说的话,人鱼认识他!

但是他对这条人鱼一点印象都没有,因为他从没见过长相如此好看的人鱼。

在他从出生到现在的记忆里,人鱼都是凶残丑陋的怪物,没有人性,没有社会,嗜血成性,杀人不眨眼。而且,人鱼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他们只会发出刺耳的蜂鸣声!

看来得等他醒了再问他了。

田忌盯着人鱼,摸了摸嘴唇。

又……又开了一个坑…

【惇云】火蛾 ①

夏侯惇X赵云
年上

星际军文
长篇巨坑

写手:白枝在努力填坑(卡文了)+谢珏 @光 ←万年拖更狂魔

夏侯惇为救新兵瞎了一只眼。

“上尉,抱歉,可能要撤掉你的职位了。”关羽苦笑的指了指眼睛,正对面的夏侯惇无奈的也笑了笑,“我知道,我知道。”

从办公室出来,迎面撞上了那个害他瞎了只眼的新兵。

新兵长得清秀,五官端正,正值大好年华,他这样的老头子再过不久也该退伍回老家结婚带孩子了,他从未怪过这个新兵。

新兵见着夏侯整个人一愣,有些不自然的想往后退,但是又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昂首挺胸的走到了夏侯面前。

“上尉,对不起。”那孩子竟鞠躬跟他道歉,吓了夏侯一跳,“哎哟,小子我没事儿的,不用鞠躬,你这样我可受不起。”

夏侯赶忙把新兵扶起来,男孩脸微红,跟做坏事被发现了一般。真是小孩子习性,还脸红。夏侯勾着嘴角,笑问,“小子,你知道那个老兵呆的那个连在哪边吗?”

“啊…在后方的船舰……那什么…我带你去吧!”新兵害羞的转过身去,夏侯笑了,真是可爱的男孩子,他想道。

这时的夏侯并没有注意的那个他认为的新兵的肩章,一杠三星。

未完.